当前位置:金沙电子游戏官网

人民币双向流动“口子”再大点 前海跨境贷的烦恼

2019-06-07 网站地图 :288รอง

卢丽涛

王峰(化名)是陕西一家矿产公司的战略投资中心的负责人,近期公司扩张,银行给出的融资成本持续上扬,迫于资金压力,公司想借道香港通过跨境贷融资,王峰自然就想到了去前海注册公司。

2013年1月,前海成为国内首开跨境人民币贷款闸门的试点区域,为资本项下人民币双向流动打开了一个小口子。

今年以来,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规模快速扩大。《第一财经日报》从前海管理局获得消息显示,截至7月底,共有83家前海企业,累计办理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备案153笔。其中,金额合计440亿元,涉及香港银行29家,实际已发放贷款金额82亿元,为前海基建和企业经营提供了低成本的资金支持。

前海跨境贷政策是中国人民币资本项下自由可兑换的重大突破。试点一年多后,前海跨境贷政策今年已拓宽到上海自贸区、天津、苏州等区域。

“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政策向全国推广的周期越来越短,这是前海经验的复制推广。” 前海管理局战略发展处处长贺龙德告诉本报记者。

尽管前海跨境贷支持了香港离岸人民币中心建设,也促进了前海的产业集聚,但本报记者多方采访发现,前海跨境贷放款主体过于单一,利率呈逐渐上升趋势。跨境贷规模仍有突围的空间,其中关键因素之一在于监管方是否准许拓宽跨境贷放款主体,而前海经验也将为各地试点提供借鉴。

跨境贷优势

“现在很多公司比我们更缺钱,非常规渠道融资成本太高,我们就想到了去香港融资,成本比内地更低。”王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和王峰一样,大多数想要通过前海获得跨境人民币贷款的公司几乎都看中跨境贷的低成本优势。

前海管理局与监管部门的一份联合调查报告显示, 56.52%的企业认为跨境人民币贷款的综合成本“略低于内地”,26.09%的企业认为“明显低于内地”。

曾经尝到跨境贷“头啖汤”(广东话,头一口汤)的华讯方舟副总裁孙荣军向媒体算过一笔账,香港银行一般会给出4个点的人民币贷款利率,加上利息预提税和境内银行的结算服务费,要到5个点。但比起内地人民币7到8个点的银行融资成本,按照5个亿计算,跨境人民币贷款至少能节省1000万~1500万元。

在前海获得人民币贷款的企业分布在物流供应链、信息服务、科技服务等领域的公司,尤其是中广核、腾讯、康佳、中兴、顺丰等在前海注册的高资质公司。

跨境人民币贷款不仅可以用于前海的基础设施建设,凡是注册在前海的企业进行研发、生产、经营皆可。

除了能为注册在前海的企业或项目节省资金成本外,跨境人民币贷款更是支持了香港离岸人民币中心的建设。

香港人民币存款截至2012年12月为6030亿元,自2011年以来几乎没有增长。跨境贷政策开闸后,香港人民币存款在2013年全年保持增长势头,从1月份的6240亿元一直增长至12月份的8270亿元,今年4月底香港人民币存款续创纪录新高至9598.98亿元。

贺龙德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香港通过经常项下贸易结算,滞留了大量人民币。如果给香港的人民币一个投资渠道,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和使用人民币的意愿必定更强。

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将跨境人民币贷款比喻为:在资本管制之墙上钻开几个洞。而这种“凿壁借光”也为人民币利率市场化进行了先行探索。

根据《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管理暂行办法》,跨境人民币贷款利率由借贷双方自主确定,这在我国境内尚属首次。境外贷款利率和境内贷款利率相互影响,对境内银行自主进行利率定价有直接借鉴作用。贺龙德告诉记者,美国投资评级机构穆迪公司曾面向全球高端客户推出了对深圳前海的评估报告,高度评价前海的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认为是我国放松对资本账户和利率政策管制的一次试验。

中小企业的苦恼

拿到低成本资金是经济下行背景下很多企业的夙愿,但机会往往垂青于有资质的企业。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跨境人民币贷款的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香港银行直接认可,香港银行直接发放贷款,并承担风险,内地银行只做结算行。

第二种是内地银行进行尽职调查、贷前贷后管理,风险由内地银行承担并收取担保费用,香港银行放款,也就是“内保外贷”。

但因为香港银行对境内企业并不熟悉,他们更需要依赖内地银行对企业进行尽职调查、贷前贷后管理,承担风险的内地银行出具保函的服务费一般在1%~2%左右,这也增加了企业申请跨境贷的成本,使申请跨境贷周期变长。

王峰在打听了一圈跨境人民币贷款的细节后,对本报记者感叹:“跨境贷对于中小企业来说理想很丰满,现实有点骨感。”

他算了一笔成本账:结合需要缴纳的12%的利息预提所得税和营业税,这样香港人民币成本年化利率在5%左右。

中小企业资质不够好,不能直接获得香港银行的贷款,如采用内保外贷的方式,境内中资银行出具保函要收2%的服务费。这样算下来,不能直接获得香港银行贷款的企业拿到的跨境贷成本和境内贷款成本相差不多。

企业“资质好”确实是不论香港银行还是内地银行都看重的条件。

香港一位律师接受本报采访时说,目前香港的东亚银行、恒生银行、汇丰银行等都在做跨境贷业务,香港的银行也很乐意向前海中小企业发放贷款,一般要求借贷公司在境外有股权,境外有抵押品,最好有物业不动产,有业务和业绩更好。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随着跨境人民币贷款试点范围在全国其他城市的扩大,未来跨境人民币贷款的利率也会有水涨船高的趋势。

但是该人士同时指出,按照需求决定论,一方面,香港银行现阶段即便可以给出更低的价格,也只会给出比境内贷款略低如低1个点的利率,因为这样就会有大量贷款需求;

另一方面,将来香港银行也无法给出和境内持平甚至更高的价格,这样境内企业就没必要舍近求远,去找香港银行办理业务,尤其是在内地其他试点地区,香港银行和境内企业对接、调查的成本更高。

本报记者通过和需求企业相关人士聊天发现,很多人认为前海跨境贷中蕴含着机遇,但很多人都并不明确如何获得,于是跟前海相关的论坛通常会人满为患,一些企业代表还从广州、佛山等地赶来。

如何让“口子”开再大点

跨境融资无疑是资金需求方的一种融资新渠道,也是国内企业适应国际市场规则的有益尝试,既得到实惠又能“练练兵”。

但跨境人民币贷款在试点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如放款主体过于单一、贷款用途限制过严、业务流程环节繁多等。

前海管理局一直在试图找到跨境人民币贷款规模扩大的良方。

贺龙德对本报记者说,做大跨境贷规模不仅需要激发香港银行的积极性,也要激发境内结算银行积极性。香港经营人民币的银行原则上可以直接给前海企业借钱,但按照跨境贷流程,中间还有境内结算行。

有些香港银行还需要境内结算行出具保函,如果前海企业违约,境内银行要承担违约责任,跨境贷就形成该行风险资产。

前海管理局提出,2014年前海跨境人民币贷款的目标是新增备案500亿元,提款金额150亿元。为此,前海管理局将积极动用各种资源,向开展跨境贷业务好的银行倾斜,激发银行的积极性。

针对企业反映的流程长周期长的问题,贺龙德说,现在正在协调简化程序,比如在用款阶段,中资银行按照合同约定审核完,放款银行是否可以不再进行审核。

在放松贷款用途限制方面,2014年启动跨境贷业务的苏州工业园区的试点政策是,跨境人民币贷款资金“不得用于除借款人集团公司以外企业的委托贷款”,这比前海政策简单规定不得用于委托贷款显然更具艺术性,值得前海方面借鉴。

“前海还在建设阶段,很多新注册在前海的企业并不符合银行传统风险评价指标,银行能否在评价风险方面有所创新呢?”王峰提出了疑问。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78